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热点 > 正文

马来西亚为何反华游行 马来西亚反华潮会再次发生吗?

日期:2015-09-17 21:54:10 编辑:www.im170.com 点击:2425 评论:0
2015年9月16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约三万名马来人身穿红衣在市中心声援受侵吞公款丑闻困扰的总理纳吉布,并谴责华裔政党上月底发动反纳吉布的大型示威。

马来西亚爆发万人反华示威

2015年9月16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约三万名马来人身穿红衣在市中心声援受侵吞公款丑闻困扰的总理纳吉布,并谴责华裔政党上月底发动反纳吉布的大型示威。

马来西亚爆发万人反华示威

2015年9月16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约三万名马来人身穿红衣在市中心声援受侵吞公款丑闻困扰的总理纳吉布,并谴责华裔政党上月底发动反纳吉布的大型示威。

马来西亚爆发万人反华示威

2015年9月16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约三万名马来人身穿红衣在市中心声援受侵吞公款丑闻困扰的总理纳吉布,并谴责华裔政党上月底发动反纳吉布的大型示威。

2015年9月16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约三万名马来人身穿红衣在市中心声援受侵吞公款丑闻困扰的总理纳吉布,并谴责华裔政党上月底发动反纳吉布的大型示威。

在马来西亚反贪腐浪潮两周后,数千名身着红装的政府支持者于9月16日上午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发起游行。马来西亚民族统一机构官员说,他们要"维护马来族尊严",并且声称此前的反政府游行者大多为华人。据BBC报道,今日的游行可能进一步加剧马来西亚种族矛盾。

事实上,马来西亚紧张的种族关系由来已久。马来人占据了该国人口的三分之二,并一直在政治和社会中扮演领导角色。华人占人口比例的四分之一,但拥有明显多于其人口比例的财富。这种经济差距导致了华人和马来人的关系紧张。马来西亚在1964年和1969年都曾发生过反华暴动。新加坡正是1964年的那场暴动后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建国。

但此次组织游行的一位高级官员贾迈勒说,他们的目的不是激发种族矛盾或制造混乱。从1969年反华大屠杀之后,马来西亚对种族问题格外谨慎,尽可能缓解种族冲突。对于今日的游行,马来西亚副总理艾哈迈.德扎希要求撤掉所有带有敏感词的标语。总理纳吉布既未支持也未反对。上个月,几十万人在吉隆坡及其他城市抗议,让总理纳吉布下台,并为贪污7亿美元国家基金负起政治责任。但纳吉布否认了贪污的指控,马来西亚反贪污机构称这些所谓的贪污款项来自外国捐助。

马来西亚国家联盟从1957年执政至今,但近年来逐渐失势。越来越多的华人更倾向于投票给代表多元种族的反对派,保守的马来族强硬派恰恰利用了华人的政治态度,激发种族矛盾从而稳固自己的统治。
马来西亚自1963年建成联邦后,严重的族群撕裂就开始困扰这个国家。华人控制了马来西亚的经济命脉,而马来亚人生活水平较低,生活状态较原始,但在政治上拥有特权。1964年双方因经济差距所导致的关系紧张酿成了一场暴乱:马来亚人在新加坡举行游行纪念自己信奉的“先知”,却触发了与当地华人之间严重的暴力冲突,导致36人死亡。为了防止事态扩大,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决定将新加坡从联邦中开除。新加坡就是在这种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获得独立”的。

1964年的暴乱后,马来亚人的民族主义急剧膨胀,在“马来亚人第一”“马来亚人的马来西亚”等口号下,政客们不断地操弄族群议题,试图赢得选票。而华人政党也针锋相对。1969年,马来西亚再度举行大选,竞选活动从一开始就显得火药味十足:由“马来西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和“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等三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遭到强力冲击,观点更为激进的“泛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指责“巫统”向华人出卖马来亚人的利益;民主行动党指责“华人公会”出卖华人。在冲突中,“巫统”的一名选举工作人员遭到一群华人武装暴徒杀害,而一名马来西亚劳动党的成员在甲洞镇遭到杀害。这给大选蒙上了一层不祥的血色。

1969年5月10日,选举正式开始。以“巫统”为代表的执政联盟保住了政权,但激进的反对派所获得的议会席位大幅增加。激进华人他们所支持的两个政党“马来西亚人民运动党”和“民主行动党”在选举中表现极为出色,分别成为议会中的第三、第四大党。

以华人为主体的反对派支持者于是决定在吉隆坡举行游行庆祝。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东古阿卜杜勒・拉赫曼要求地方当局不要批准游行的申请,以免发生暴乱。但此时“巫统”内部正酝酿着阴谋,游行最终被时任地方当局负责人的阿卜杜勒・拉扎克批准。

5月12日,大批华人在吉隆坡走上街头欢呼胜利。在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的煽动下,“巫统”决定也举行一场游行,作为对“华人挑衅”的回应。

“巫统”的游行很快演变成一场屠杀。5月13日,吉隆坡街头出现头戴白色布套、装扮得如同死神的凶徒,他们挥舞着利剑和匕首冲入华人聚居区烧杀抢掠,8分钟内导致45名华人被杀。随即大街上的轿车也成为袭击的目标。很快,不甘束手就屠的华人开始拿起手枪和散弹枪展开还击。

吉隆坡市内火光冲天,巨大的黑色烟柱直冲云霄。美国《时代》周刊记者亲眼看到一名男子试图逃离一辆已经被点着的轿车,但他被一群暴徒凶残地扔了回去,最终惨死在车里。吉隆坡总医院的太平间很快“尸满为患”,大量装在塑料尸袋中的遗体被挂在天花板的吊钩上。

局势迅速失控,此时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宣布在吉隆坡及马来西亚全国多地实施“紧急状态”。马来西亚官方称,此次暴乱中共有196人死亡、149人受伤、753栋木质房屋被焚烧,另有211部车辆被毁。但这一数字一直遭到强烈质疑,美国《时代》周刊统计的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一些西方驻吉隆坡外交人员认为,此次暴乱的死者中绝大多数是华人。如果是这样,那么此次暴乱对华人的戕害程度,并不亚于1998年的印尼反华暴乱。

最大的受害群体是华人,然而“紧急状态”实施后,当局抓捕得最多的也是华人。阿卜杜勒・拉扎克等人宣称,这次暴乱是共产党人挑起的“恐怖活动”,而共产党中有很多是“中国人”。这与1965年印度反华(反共)大清洗的逻辑如出一辙。

以阿卜杜勒・拉扎克为代表的“巫统”中的派别是此次暴乱的最大获益者。“紧急状态”期间马来西亚的议会停止运转,成立了国家行动委员会作为看守政府。反华大屠杀爆发后一年,阿卜杜勒・拉赫曼被迫辞职,阿卜杜勒・拉扎克成为马来西亚总理。

阿卜杜勒・拉扎克上台后,实行“新经济政策”,旨在遏制华人企业的发展,将马来亚人拥有企业占经济总量的比例从2.4%提升到30%。同时,公立大学的名额根据族裔比例进行分配,马来亚人获得的名额要多于华人和印度裔。这种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色彩的政策不但遭到外界严厉批评,而且在马来西亚国内也遭到越来越多人的抨击。

“5・13”反华大屠杀以及“新经济政策”也导致马共的实力再次膨胀。马来西亚共产党于1968年第二次发动武装暴动,并组建“马来西亚民族解放军”。大屠杀后,活跃存乡村和中小城镇的马共地下人民抨击政府的反华政策以及“新经济政策”,其武装人员数量从1000人迅速膨胀到1600多人,其中华人占主导地位。
马来西亚,全称马来西亚联邦(Malaysia,前身马来亚),简称大马。是马来西亚联邦被南中国海分为两个部分。位于马来半岛的西马来西亚,北接泰国,南部隔着柔佛海峡,以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连接新加坡;东马来西亚,位于婆罗洲(加里曼丹岛)的北部,南部接印度尼西亚的加里曼丹,文莱国则夹于沙巴州和砂拉越州之间。

1957年8月31日,联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宣布马来西亚独立。1963年,马来亚联同新加坡、沙巴及沙捞越组成了马来西亚联邦。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邦。首都为吉隆坡,联邦政府则位于布城。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创始国之一,环印度洋区域合作联盟、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英联邦、不结盟运动和伊斯兰会议组织的成员国。主要参与的军事行动有五国联合防卫和联合国维和行动。

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这在政治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宪法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政府系统密切仿照威斯敏斯特的议会制度和法律制度是基于普通法。国家元首是国王,被称为最高元首。政府首脑是总理。

马来西亚是一个新兴的多元化经济国家。经济在1990年代突飞猛进,为“亚洲四小虎”国家之一。马来西亚已成为亚洲地区引人注目的多元化新兴工业国家和世界新兴市场经济体。旅游业是马来西亚的第三大外汇收入来源,知识经济服务业也在同步扩张。

截止2013年,马来西亚总人口2994.9万。其中马来人55%,华人24%,印度人7.3%,其他种族0.7%。马来语为国语,通用英语,华语使用较广泛。伊斯兰教为国教,其他宗教有佛教、印度教和基督教等。马来西亚的人类发展指数为0.769(2012年),处于高水平。

根据宪法定义,马来人是实行马来风俗(习惯法)和文化的穆斯林。他们在政治上具有主导权。土著地位也授予某些非马来的土著,包括泰人、高棉人、占族和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非马来土著在砂拉越占一半以上人口,在沙巴超过2\3。半岛也存在着为数较少的原住民群体,在那里他们被统称为Orang Asli。关于谁能获得土著地位的各州法律规定有所不同。只要是在马来西亚的土著(Bumi),就可以享有房屋折扣等优惠。虽然华人、印度人同为马来西亚人,却因为不同肤色而无法享有这项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