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热点 > 正文

朴槿惠将辞去总统 亲信门事件起因与来龙去脉

日期:2016-11-30 09:25:03 编辑:www.im170.com 点击:2895 评论:0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9日下午2时30分,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亲信门”事件后的第3次对国民谈话。 据报道,朴槿惠在谈话中表示,“我没有管理好周围的人,导致出现了一些失误。这次事件的过程将尽快向大家说明具体情况。” 朴槿惠表示,之前因考虑到国内外各种困难,为了国家和人民,如何才是正确的选择,每晚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朴槿惠指出,将把总统任期相关问题交给国会和朝野两党决定,将遵守相应规定,辞去总统职务,放下...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9日下午2时30分,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亲信门”事件后的第3次对国民谈话。

据报道,朴槿惠在谈话中表示,“我没有管理好周围的人,导致出现了一些失误。这次事件的过程将尽快向大家说明具体情况。”

朴槿惠表示,之前因考虑到国内外各种困难,为了国家和人民,如何才是正确的选择,每晚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朴槿惠指出,将把总统任期相关问题交给国会和朝野两党决定,将遵守相应规定,辞去总统职务,放下一切。

朴槿惠表示,希望韩国尽快摆脱混乱局面,步入正轨。并再次向国民衷心表示道歉。希望两党能尽快齐心协力,解决当前局面

参考消息网10月31日报道 韩媒称,韩国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主角崔顺实被检方传唤,31日下午到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开始接受调查。

据韩联社10月31日报道,她或将因涉嫌挪用公款和逃税,以及违反《总统档案管理法》《外汇交易法》等而被起诉。

韩检方特别调查本部认为,崔顺实相关争议大致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是介入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非法创立及集资。这两个财团从各家大企业处筹措数百亿韩元资金,崔顺实和前青瓦台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安钟范被指牵涉此事。有间接证据表明,崔顺实通过韩国和德国个人公司挪用K体育财团公款。

法律界认为,若崔顺实挪用公款,可以挪用公款和渎职对其提起公诉。若未经合法批准而集资,则能以涉嫌非法筹集和使用捐款的罪名起诉。

围绕崔顺实的另一大争议是审阅青瓦台文件。有媒体报道称,发现了疑似被崔顺实使用的一台平板电脑,该电脑里有总统讲稿、青瓦台外交和安全相关机密文件。若崔顺实审阅上述资料的情况属实,则可以涉嫌违反《总统档案管理法》等对其提起公诉。

朴槿惠25日就崔顺实审阅讲稿一事致歉国民时坦言,崔顺实曾在其参选总统时就竞选事宜提出个人意见和感受,还曾负责对部分演讲稿、宣传稿的措辞提供咨询,自己就任总统后也曾就部分资料向崔顺实征求过意见。

此外,崔顺实还被指“走后门”让其女儿郑某以“马术特长生”资格获梨花女子大学录取。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韩媒称,韩国执政党新世界党中央伦理委员会委员长李镇坤28日表示,当天召开的伦理委全体会议决定着手启动对新世界党党员、总统朴槿惠的惩处程序。

韩联社11月29日报道,新世界党伦理委决定要求朴槿惠在十天内进行解释,并根据该解释,于12月12日开会讨论此问题。

另外,新世界党非常时局会议所属29名议员等已于21日向新世界党秘书处提交了要求处分朴槿惠的相关材料。他们要求处罚朴槿惠的理由为“在对所属党做出极其有害行为时”、“违反现行法令及党章、党规、道德规章,对党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或其行为导致民心背离时”。

图集展示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朴槿惠 一个“嫁给了国家”的总统,不曾想栽在了“闺蜜”身上。闺蜜,闺蜜的爹,闺蜜的前夫,闺蜜的傲娇千金……一切都与朴总统缠在一起。这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的韩版纸牌屋。以总统为主角,以党争为推手,各路媒体发挥编剧想象力,吃瓜群众看得义愤填膺:朴槿惠,“被操控的小丑!”朴槿惠,“还我一个正常国家!”朴槿惠,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图为2016年10月2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致国民书》前鞠躬。新华社/路透>> 故事要从1974年8月15日说起。那天,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遭间谍刺杀。“那段时间,电视上反复播放母亲遇刺的画面,要承受媒体将母亲的死当成连续剧一样不断地播放,对于我来说是件更残忍的事。”朴槿惠曾这样回忆。艰难时刻,把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杂糅在一起创立“永世教”的牧师崔太敏登场了。崔太敏拥戴代行“第一夫人”的朴槿惠为救国女性服务团荣誉总裁,自己任总裁,一时名声大噪。他自称“太子殿下”,利用职务和教派大敛钱财。很快,时任总统朴正熙收到了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的报告并派金展开调查,但最终因朴槿惠力挺和证据不足,崔太敏并未受到司法制裁。图为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与夫人陆英修跟孩子们一起在家中娱乐,右上为朴槿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金载圭枪杀身亡。“当一个人受到太大打击时,听说是哭不出来的,那晚我终于明白了。慢慢地,全身的感觉逐渐消失,仿佛置身在令人晕眩的梦境之中”。图为朴槿惠(右)与父亲朴正熙在一起的合影。新华社/纽西斯通讯社>> 痛失双亲,朴槿惠和弟弟妹妹离开青瓦台。同时,关于父亲朴正熙的诽谤流言甚嚣尘上,朴槿惠在悲痛中开始了“为父亲正名的事业”。“我见过很多心口不一、为了自身利益而选择背叛的人,”朴槿惠说,“旁人对父亲的出卖没有停止,我已经无法袖手旁观。”此时又是崔太敏,像“黑骑士”般,在朴槿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为她提供人力和资金支持。患难中的开导和照顾,让崔太敏逐渐成为朴槿惠的“导师”。然而崔太敏本身就是个有争议的人。此人生于1921年,先做过僧侣,后又为牧师,曾有过6段婚姻。图为2012年7月10日,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实际上的党首、前总统朴正熙长女朴槿惠在首尔向支持者挥手。当天,朴槿惠正式宣布参选总统。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一个公开的秘密是,朴槿惠同亲妹妹朴槿令关系生疏隔阂,同崔顺实才亲如姐妹。实际上,崔顺实一家都和朴槿惠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特别是在朴槿惠就任总统后,这种关系愈发显现。2013年4月,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参加马术比赛未能获得好名次,朴槿惠竟然传召文体部长柳振龙,将批评赛事不正之风的文体局长卢太刚与体育政策课长陈在洙定义为“坏人”,要求立即辞退。图为2014年8月1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光复节纪念活动上发表讲话。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如同不了解中世纪的黑暗时期,就无法理解欧洲的文艺复兴一样,不了解朴槿惠18年的隐遁生活,就无法理解今天的朴槿惠。尝尽众亲叛离,“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18年隐遁生活,只与极少数亲信沟通交流。疏离孤独,长期重压,造成了她性格方面的两极化:极端信任和极端不信任、极端憎恨背叛与极度担心背叛——这是长期研究韩国政治的学者的普遍共识。朴槿惠温和而冰冷的含笑背后,绝望岁月留下道道痕迹。极度孤独背面是唯亲信是从,这种心理突出反映在她的人事任命、政策实施以及国家运转等各个方面,上任以来饱受舆论诟病。图为2012年11月27日,朴槿惠(中)在韩国首尔国立显忠院参拜。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没有家庭和亲人诉说心事,朴槿惠在总统竞选时向崔顺实请教讲稿“口气和如何更好传递情感“,因为她最懂自己。对崔顺实,朴槿惠有一种精神上的依赖,以至于在崔涉嫌贪腐丑闻爆出后,朴槿惠极力否认包庇,甚至抛出修宪来转移国内舆论压力。惹韩国民愤而攻之的是,搞不清在“闺蜜”摄政背后,朴槿惠做出的事关韩国政治、安全、外交、对朝、经济等诸多重大国家决策,有多大程度是受一个非公职人员,乃至其背后因素的操控。图为2016年10月2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致国民书》后鞠躬。新华社/路透>> 韩国舆论眼下没有人同情朴槿惠,一个心理受过极度痛苦的女人,通过哲学、神学,依靠精神世界的力量而重新站起来的女人。曾经从天堂跌入地狱,历史如此相似,眼下朴槿惠又一次遭遇父亲朴正熙当年的众叛亲离。图为2016年9月7日,老挝万象,韩国总统朴槿惠抵达东盟峰会现场。>> 的确,朴槿惠无法解释为什么在青瓦台秘书班底早已就位的情况下,仍然由崔顺实修改稿件。朴后期的政策,偏激而独断,听不进不同意见,比如突然决定萨德入韩,突然对朝强硬对立,突然决定修宪,究竟崔顺实介入多深,韩国人要求一个说法。图为2016年10月29日,韩国民众在首尔市中心举行集会。随着韩国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持续发酵,韩国民众29日在首尔市中心举行近万人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并查明事件的真相。新华社/纽西斯通讯社>>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朴槿惠 一个“嫁给了国家”的总统,不曾想栽在了“闺蜜”身上。闺蜜,闺蜜的爹,闺蜜的前夫,闺蜜的傲娇千金……一切都与朴总统缠在一起。这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的韩版纸牌屋。以总统为主角,以党争为推手,各路媒体发挥编剧想象力,吃瓜群众看得义愤填膺:朴槿惠,“被操控的小丑!”朴槿惠,“还我一个正常国家!”朴槿惠,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图为2016年10月2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致国民书》前鞠躬。新华社/路透>> 故事要从1974年8月15日说起。那天,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遭间谍刺杀。“那段时间,电视上反复播放母亲遇刺的画面,要承受媒体将母亲的死当成连续剧一样不断地播放,对于我来说是件更残忍的事。”朴槿惠曾这样回忆。艰难时刻,把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杂糅在一起创立“永世教”的牧师崔太敏登场了。崔太敏拥戴代行“第一夫人”的朴槿惠为救国女性服务团荣誉总裁,自己任总裁,一时名声大噪。他自称“太子殿下”,利用职务和教派大敛钱财。很快,时任总统朴正熙收到了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的报告并派金展开调查,但最终因朴槿惠力挺和证据不足,崔太敏并未受到司法制裁。图为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与夫人陆英修跟孩子们一起在家中娱乐,右上为朴槿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金载圭枪杀身亡。“当一个人受到太大打击时,听说是哭不出来的,那晚我终于明白了。慢慢地,全身的感觉逐渐消失,仿佛置身在令人晕眩的梦境之中”。图为朴槿惠(右)与父亲朴正熙在一起的合影。新华社/纽西斯通讯社>> 痛失双亲,朴槿惠和弟弟妹妹离开青瓦台。同时,关于父亲朴正熙的诽谤流言甚嚣尘上,朴槿惠在悲痛中开始了“为父亲正名的事业”。“我见过很多心口不一、为了自身利益而选择背叛的人,”朴槿惠说,“旁人对父亲的出卖没有停止,我已经无法袖手旁观。”此时又是崔太敏,像“黑骑士”般,在朴槿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为她提供人力和资金支持。患难中的开导和照顾,让崔太敏逐渐成为朴槿惠的“导师”。然而崔太敏本身就是个有争议的人。此人生于1921年,先做过僧侣,后又为牧师,曾有过6段婚姻。图为2012年7月10日,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实际上的党首、前总统朴正熙长女朴槿惠在首尔向支持者挥手。当天,朴槿惠正式宣布参选总统。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一个公开的秘密是,朴槿惠同亲妹妹朴槿令关系生疏隔阂,同崔顺实才亲如姐妹。实际上,崔顺实一家都和朴槿惠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特别是在朴槿惠就任总统后,这种关系愈发显现。2013年4月,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参加马术比赛未能获得好名次,朴槿惠竟然传召文体部长柳振龙,将批评赛事不正之风的文体局长卢太刚与体育政策课长陈在洙定义为“坏人”,要求立即辞退。图为2014年8月1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光复节纪念活动上发表讲话。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如同不了解中世纪的黑暗时期,就无法理解欧洲的文艺复兴一样,不了解朴槿惠18年的隐遁生活,就无法理解今天的朴槿惠。尝尽众亲叛离,“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18年隐遁生活,只与极少数亲信沟通交流。疏离孤独,长期重压,造成了她性格方面的两极化:极端信任和极端不信任、极端憎恨背叛与极度担心背叛——这是长期研究韩国政治的学者的普遍共识。朴槿惠温和而冰冷的含笑背后,绝望岁月留下道道痕迹。极度孤独背面是唯亲信是从,这种心理突出反映在她的人事任命、政策实施以及国家运转等各个方面,上任以来饱受舆论诟病。图为2012年11月27日,朴槿惠(中)在韩国首尔国立显忠院参拜。新华社发(朴真熙摄)>> 没有家庭和亲人诉说心事,朴槿惠在总统竞选时向崔顺实请教讲稿“口气和如何更好传递情感“,因为她最懂自己。对崔顺实,朴槿惠有一种精神上的依赖,以至于在崔涉嫌贪腐丑闻爆出后,朴槿惠极力否认包庇,甚至抛出修宪来转移国内舆论压力。惹韩国民愤而攻之的是,搞不清在“闺蜜”摄政背后,朴槿惠做出的事关韩国政治、安全、外交、对朝、经济等诸多重大国家决策,有多大程度是受一个非公职人员,乃至其背后因素的操控。图为2016年10月2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致国民书》后鞠躬。新华社/路透>> 韩国舆论眼下没有人同情朴槿惠,一个心理受过极度痛苦的女人,通过哲学、神学,依靠精神世界的力量而重新站起来的女人。曾经从天堂跌入地狱,历史如此相似,眼下朴槿惠又一次遭遇父亲朴正熙当年的众叛亲离。图为2016年9月7日,老挝万象,韩国总统朴槿惠抵达东盟峰会现场。>> 的确,朴槿惠无法解释为什么在青瓦台秘书班底早已就位的情况下,仍然由崔顺实修改稿件。朴后期的政策,偏激而独断,听不进不同意见,比如突然决定萨德入韩,突然对朝强硬对立,突然决定修宪,究竟崔顺实介入多深,韩国人要求一个说法。图为2016年10月29日,韩国民众在首尔市中心举行集会。随着韩国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持续发酵,韩国民众29日在首尔市中心举行近万人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并查明事件的真相。新华社/纽西斯通讯社>>